《幻符》全文阅读

作者:第十六笼馒头  幻符最新章节  幻符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幻符最新章节完本感言(19-10-09)      终章 谢谢(19-10-09)      364破局的关键(19-10-09)     

287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

一旁的白瑟默默的看着他原地发呆,脸色逐渐变得惨白,一下子就猜到了点什么,连忙问道:“等等,你该不是已经和云仙门扯上关系了吧?”
  她倒是早就知道了大海胆的事,当初大海胆第一次冒头的时候,白苒也在场,自然会把情况说给她听;而先前那场战斗,她在带肖柏回来的路上顺便去查看了一番,也大致的推演出了战斗的经过。
  不过她还真不知道肖柏已经和云仙门扯上关系了,之前的提醒,是希望肖柏别像他老爹一样,顶着个云仙门传人的名头招摇过市,引来诸多麻烦。
  说起来,肖言当初时隔三年再度找上白氏双姝的时候,就是顶着‘云仙门嫡传’,‘云仙门唯一希望’‘云仙门弃徒’这样三层头衔,才进得来大宅。
  至于为什么会把弃徒这种不光彩的事顶在头上,白瑟也是很后面才知道他居然是在效仿故事里那位青云门弃徒...
  所以白瑟很担心肖柏遗传了肖言的神经病,也跑去和人说自己是云仙门长老,云仙门护法啥的。
  至于肖柏背后躲了个神秘天尊的事,她倒也有所耳闻,不过并没往云仙门方面去想,因为肖言当年不止一次说过,自己真的就是云仙门唯一的活人了,自己死了,云仙门也就彻底消失了云云,所以这位神秘仙尊应该和云仙门无关,可能就是某个神秘的得道高人吧?她还打算回头再好好询问此事的。
  可是从肖柏的这番表情变化来看,白瑟觉得自己最担心的事恐怕已经发生了吧?真不愧是那人的儿子啊,蠢到一块去了...
  但肖柏却是完全不敢承认,连连摆手,辩解道:“我不是,我没有,我不知道什么云仙门,我今天才第一次听过这名字。”
  这谎话也说得太差劲了吧?白瑟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戳穿这小子,可没来得及开口,又听见他强行扭过了话题,追问道:“之后呢?我爹在那三年里又干了些什么呢?”
  “那三年?”白瑟没有急着戳破肖柏的谎言,而是顺着这话头继续说道:“他并没有详细描述那三年里的具体经过,我只知道他跟着那老妖婆子修炼,学习云仙门的传承,中间还死了两次,还真被他学到了点本事...”
  “等等,死了?还是两次?!”肖柏有些惊愕的打断了白瑟的描述。
  “是的啊,他自己说的,他被人打断腿之后,很快就饿死街头了,但因为他比较特殊,毕竟是穿越者嘛,死了之后,居然窥见了一些秘密,便被那老妖婆救了回来。”白瑟很平静的说出了一个很惊悚的故事。
  老爹居然死而复生?人死了还可以复活?这是故事里所谓的奇迹?或者说诅咒?那为什么不救活妈妈?肖柏思索着,正欲发问,倒是白瑟那边主动开口解释道:
  “用他的说法,并不是谁死了都能复活的,也不是什么情况都能复活的,这是他藏了一辈子的秘密,连我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...但他是真的很爱我姐姐,如果可能的话,他肯定会救她的,之所以没有,那便说明此事不可为...”
  “不过我倒是推测,他那个并不是常理上的死亡,而是一种比较玄妙的假死吧?”
  肖柏顿时觉得有些失落,又赶快问起了另一个细节:“他每次死亡,都能窥见一些秘密?是什...”
  他话都没来得及说完,便被白瑟射出一根玉葱般的手指,点在了嘴唇上,示意他不要说下去了。
  但这样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,肖柏大概能猜到这不能说的秘密,很可能就是那所谓的天道奥秘吧?
  “原来人死了之后,是会触碰的那个秘密的吗?”肖柏又接着问了一句。
  “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,应该只是因为他足够特殊吧?俗话都说,‘朝闻道,夕死可矣’他却是反过来的。”白瑟轻笑着解释了一句,又接着道:“算起来,他穿越的时候死一次,落魄的时候死了两次,后来为了破局脱身又死了一次,再加上这次,已经死过五次了。”
  感情老爹你已经死出经验来了啊?每一次死亡都会让我变得更强?
  张口吹逼猛如虎,一看数据0-5?
  “那小姨,你们有没有突然咳嗽,身体不适啥的?”肖柏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。
  他这是想起了肖大牛说过的一个故事,一个忠诚的铁匠为了拯救自己的主人,利用死而复生的能力和打铁的技巧,战胜了无数强敌,最终实现了目标,成功救出了自己的主人,一个可爱的男孩子...
  可是他的重生并不是没有代价的,死得多了,就会害得周围的人得病,而他最后也因此而感到内疚,完成使命后便自杀谢罪了。
  这故事肖柏并不是很喜欢,不仅仅是因为主角死了,也因为这个主角不够强大,基本就是靠送死打赢了那一大堆剑圣级别的敌人,为此还牵连到了身边的人...他以后肯定不会学这种主角。
  只是先前白瑟的描述让他想到了这个故事,有些担心,故而有此一问。
  “???”白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又大概回忆了一下,明白了他的意思,没好气的说道:“他究竟给你说了多少奇葩的故事啊?你不要总把这些事当真啊!”
  “不当真不当真,小姨你接着说后面的事吧。”
  “他独自游历了三年,学了些本事,却始终忘不掉我姐姐,或许是死亡多少给了他一些勇气和决心吧,他竟然真的敢打着云仙门的旗号,主动找上门来...”
  “不知道是他运气好,还是说他与我姐有缘,那段时间家里原本安排姐姐与墨氏联姻的,那时的墨氏势大,在朝堂上风光无限,而我们白氏则只是普通大户而已,家里非常看重这场联姻,而姐姐她也有了为家族牺牲自己幸福的觉悟...”
  “结果还没等他找到我们家,原本预订联姻的那墨家子弟就出了岔子,在朝堂上犯了大忌讳,直接就被丢入监牢了,还牵连了很多墨家的人,婚约自然也就作废了,给了他个趁虚而入的机会...”
  “刚见到他时,我们都没认出来他就是那个很会算账的小厮,反倒是他借着个私下里接触的机会,自己道出实情,还摸出了一枚银元,说什么这是姐姐给他的钱,他哪怕最落魄,只能吃土,都舍不得花光,留下来一枚以作念想...”
  肖柏听到这里,忍不住打岔道:“可他的钱不是已经被那个李掌柜抢光了吗?”
  “是啊,抢光了,所以这枚银元是他另外找来的,那番话就是在撒谎,骗我姐姐的,也是后来生米煮成熟饭了,他才主动承认的,也怪我们那时候涉世未深,没能识破他的伎俩,这个大骗子...”
  白瑟说到这里,语气突然变了,竟是用上了怀春少女那样的娇嗔语气?脸上也很自然的流露出一抹幸福而欣慰的微笑,像是翻开了一篇美好的回忆一般。
  这笑容自然是极美的,足以让大雁坠落,让鱼儿翻肚皮,更是看得肖柏差点又叫妈了。
  ------
  二十二年前的安城,白家大宅。
  依旧被赞誉和恭维包裹着生活的白氏二小姐刚刚结束了今天的修炼,香汗淋漓的,正准备去泡个澡,结果却在一条长廊上看见了那家伙,傻二,或者说肖言。
  这条长廊连接着女眷们的住处,再过去便是男士莫入的领域了,他守在这里,活像那些堵在娘家妇女门前纠缠的登徒子一般,看得二小姐心头无名火起。
  关键这厮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给自己换了个愚蠢至极的发型,看着和坨牛粪似的,他还自以为很风骚,还敢主动和二小姐笑着打了个招呼?
  这对姐妹虽然长相一模一样,但气质差距实在太大了,截然不同的两种形象,太好分辨了。
  “二小姐你好呀~”他背靠着长廊的立柱,单脚站立,另一只脚蹬在立柱上,凹了个特骚包的造型,手里还捻着一枝从花园里偷偷摘下来的秋菊,时不时做低头轻嗅状,身上甚至还换了身崭新的偏偏白衣,应该是白氏主动送他的。
  此番做派,若是个赏心悦目的花样美男,或是一个忧郁深邃的倜傥书生,那二小姐也就不多说什么,还会趁机多看几眼,然而此人的长相可以说是相当一般,勉强算个五官端正吧?和他未来的儿子比起来可是天差地远,都不像是亲生的了。
  而且此人的气质,依旧是那个落魄的市井小瘪三,完全驾驭不了这身硬件要求极高的白衣,这便让他这番惺惺作态显得特别辣眼睛。
  原本二小姐对他的观感还不至于那么糟糕的,先前墨家事变,白氏恐遭牵连,世人避而不及,但此人却主动来投,还露了两手颇为玄妙的功夫,当即便被请为宾客;而他接着又说出了当年的故事,还拿出了那枚不管多么落魄都没有用掉的银元,倒也让人颇为感动,认为他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。
  可他接下来却厚着脸皮,开始纠缠起大小姐,这便让人的观感极具下降,讲道理,哪怕大小姐做不了墨家的媳妇,也轮不到你个来历不明的江湖宵小染指啊?
  关键此人满嘴的风言风语,经常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胡话,有事没事就劝大小姐喝热水,把人家当热水袋呢?
  于是二小姐好不容易积累到的那点好感度,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  “肖公子,你又守在这里干嘛?”二小姐还算有礼貌的问了一句,不管看他多不顺眼,他也毕竟是家里宾客,多少要给点面子的。
  “自然是想把这朵花献给大小姐了。”肖言很认真的答道。
  “替我姐姐谢谢您勒,献花就不必了,我姐姐并不想见你...”二小姐说着,语气愈发冰冷了。
  可对面却不像是能读懂气氛的那种人,哪怕二小姐的意思都说得如此清楚了,还是锲而不舍的说道:“可这真是我的一点心意...要不,二小姐帮忙捎带一下?”
  “我凭什么帮你捎带?”二小姐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。
  “那我...回头请你吃好吃的?”肖言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  “你现在吃的用的都是我们白家的,你拿什么请我?用我们白家的钱?”二小姐毫不客气的反问道。
  对面一时语塞,脸上也露出了一番难堪的颜色,缓了一会,才认真的答道:“我会赚到钱的,会赚到很多很多钱的!”
  “哼~”二小姐冷哼了一声,原本打算就此离去的,可刚一转身,突然想到了点什么,又回头说道:“把花给我。”
  肖言心头一喜,以为对面被自己的真诚所打动,回心转意,愿意帮忙了,连忙小心翼翼的将这朵菊花递进二小姐手头。
  二小姐也不再多废话,扭头就走,几步就消失在了长廊拐角。
  “哼~自作多情。”二小姐低头瞟了一眼掌中的花朵,那上面还残留着些许的温度,都不知道被那家伙捧在手里多久了,想想都觉得恶心!
  她掌间气劲喷涌而出,直接将菊花震成了一抹碎屑,接着便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跑去泡澡了。
  而正在闺房里抚琴的大小姐,也不会知道有人为了给她送朵花,在长廊外枯等了两个时辰。
  可他依旧每天都来,傻傻的等在长廊外面,也依旧准备着各种小礼物,有时候是花;有时候是纸叠出来的小猫小狗;有时候是街头买回来的小吃,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。
  有些东西交给了大小姐,有些东西交给了侍女,却没有一件送到了大小姐手头。
  他这番舔狗行为持续了一个月,本以为是在慢慢积累好感度的,结果等到后面结婚了才知道,自己费尽心思准备的礼物居然全被小姨子给扔掉啦!
  果然是舔狗最终一无所有!
  也难怪他后面对儿子的教育会呈现出另一种极端,应该就是汲取了这番惨痛的教训吧?
  

snaptime:2019-12-15 12:47:43  .exectime:0.0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