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陆少的暖婚新妻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唐玉  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  陆少的暖婚新妻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第2860章 从今天起结束单身(20-09-21)      第2859章 好巧啊高警官(20-09-21)      第2858章 床品糟糕(20-09-21)     

第2827章 如果我死了呢


  两人吃完早餐一起出了别墅。
  冯璐璐坚持不让洛小夕送她去医院,今天是上班日,而且医院离得也比较远,她不想洛小夕太忙碌。。
  “你放心,我从医院出来,马上给你打电话。”冯璐璐一再保证。
  洛小夕也不勉强,亲自送她上了网约车才放心。
  洛小夕也准备开车离开,忽然从后视镜里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  她立即下车叫住那人:“高寒!”
  高寒胡子拉碴,一身疲惫,站在角落里默默目送冯璐璐乘坐的车子远去。
  直到看不到车影,他才转过头来看向洛小夕。
  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”洛小夕问,“你知道璐璐一直等着你吗?”
  “知道。”高寒回答。
  洛小夕本想质问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现身,但看他风尘仆仆的模样,应该也是执行任务刚回来,嘴边的质问又咽了回去。
  “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她问。
  高寒苦笑:“我还能怎么办?”
  是的。
  其实洛小夕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  “这大半个月,璐璐过得很不好,”洛小夕告诉他,“她失眠,每天喝酒才能睡着,她怕我们担心,什么都不肯说,都是一个人扛着。”
  “高寒,如果你们不能在一起,就别再伤害她了,我怕璐璐撑不下去。”
  高寒何尝想伤害她。
  这些天在外执行任务,他每次都冲在最前面,大家都说他不要命。
  有时候他脑子里真会冒出一个念头,如果就那样死了也好,他不会再痛苦,冯璐璐……也会得到真正的解脱。
  “小夕,你说,如果我不在人世了,冯璐会不会生活的会不会好一点?”
  高寒的声音,低沉沙哑。
  闻言,洛小夕被吓住了,她紧忙开口,“高寒,你别胡思乱想!你和璐璐任何一个有事,剩下的那个下半辈子就废了!”
  她的话像利箭插入高寒的心,撕裂般的痛意让他获得了些许清醒。
  “我明白应该怎么做。”他转身往小区内走去。
  洛小夕说得对,他和冯璐谁都不可以有事。
  为了她,他会好好活下去。
  为了让她好好活下去,他要更加绝情。
  **
  李维凯看着眼前这张憔悴的脸,眼底不禁浮现心疼。
  琳达悄步走进,她本想要将手中的资料递给李维凯,也不由地愣住了。
  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李维凯,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,却又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硬。
  这些都是因为正躺在催眠床上熟睡的女人,冯璐璐。
  她不知道他和冯璐璐有什么样的故事,但她很喜欢此刻的李维凯。
  现在的他,才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  “她病得很重吗?”琳达走到他身边,小声询问。
  对催眠的病人来说,这样的音量是绝不会吵到的。
  李维凯点了点头,“她伤得很重。”
  “她的身体,”琳达仔细观察站冯璐璐,“没有任何外伤。”除了憔悴。
  “有时候,心里的伤更能让人致命。”
  其实你也是,对吧,琳达在心中说道。
  “连你也没办法把她治好?”琳达问。
  李维凯苦笑:“我真的很希望,我能治好她。”
  他的无奈那么浓,连她都感觉到唇
  边泛起一丝苦涩。
  “你可以说一说你们的故事吗?”
  李维凯摇头:“我们没有故事。”
  有的只是她温暖的笑容,曾经在他心中洒下一道光,但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道光打开了他心中的那扇门。
  从此,他内心的情感慢慢跑了出来,再也收不回去了。
  “一定有办法治好她的。”琳达的语气很坚定。
  李维凯微微一愣,琳达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  琳达一直走,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才停下脚步,不知不觉中,她的眼角竟然流下泪水。
  真奇怪,她和冯璐璐非亲非故的,怎么会为冯璐璐流泪呢。
  这时,她的电话响起,是她爸爸打来的。
  “琳达,院方已经安排你的面试,一周内你回家来吧。”
  “爸,我想在李博士这儿多待一段时间。”琳达回答。
  “怎么,上次你不是说李维凯没有人情味,想要回家吗?”
  琳达的唇角扬起俏皮的笑意:“爸,你尝试过学生变成女婿的感觉吗?”
  “我就你一个女儿,你没结婚我哪里来的女婿,你……等等,你什么意思,你和李维凯……”
  “爸,我感觉自己已经爱上李维凯了。”
  她明白了,刚才的泪水是为李维凯而流的。
  初夏的天气,午后阳光渐渐炙热起来。
  冯璐璐缓缓睁开眼,窗户上的玻璃映射出七彩阳光,如同一道小小彩虹。
  漂亮极了。
  “看来你睡得好不错,脸色好了很多。”李维凯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办公桌后传来。
  冯璐璐看了一眼时间,立即坐起来,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睡了五个小时。
  “李医生,你应该叫醒我的。”外面还有病人在排队。
  李维凯不以为然:“催眠时间本来就因人而异,如果其他病人睡这么久,你不也一样要等?”
  这话好像有点道理。
  “李医生,我没事吧?”她问。
  “没什么大事,失眠是因为心中牵挂太深,你等的人平安回来就好了。”
  稍顿,李维凯又说,“至于其他事情,你要学着放下,否则痛苦的只有自己。”
  冯璐璐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催眠后,她会说出平常不会对朋友说出的话。
  比如她对高寒的牵挂和想念。
  李医生说,这是一种减压的方式,把心里的话说出来,心里会舒服很多。
  此刻,她果然感觉好多了,不再像这段时间那样浑身无力。
  “谢谢你,李医生,我想明白了,就算只是为了那些关心我的人,我也要好好生活。”
  李维凯眼底露出欣慰。
  希望你真的能够放下,好好过自己的新生活。他在心底默默祝福。
  冯璐璐拉开门准备离开,尖利的吵闹声随即涌进来。
  “这什么狗屁医生,让病人等这么久!”
  “我们是来求医的,不是来等人的!”
  冯璐璐心中咯噔了一下,果然时间太久,其他病人有意见了。
  李维凯先一步走出来。
  “每个人治疗的方案不同,时间也不确定,”琳达正在跟病人沟通,“而且你是一个小时前才排号,等快要轮到你的时候,我会给你提前打电话。”
  之前她都是这么做的,所以走廊里并没有什么等待的病人。
  这才导致这
  位病人误会很快就能轮到自己。
  “你好,我是医生李维凯,你有什么问题?”李维凯上前,刻意比琳达往前半步,下意识的护住了她。
  琳达看了一眼他的侧脸,顿时心如小鹿乱撞,立即又将脸低下了。
  真奇怪,她在这儿也三个月了,今天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。
  她还不知道,心里有情了,怎么看都顺眼。
  “你是医生是不是,你为什么只把时间给她一个人!”病人忿忿不平的指向门口。
  冯璐璐正从里走出。
  冯璐璐愣了一下,看着急躁的病人,她道,“不好意思。”
  “冯小姐,你没必要道歉,”李维凯打断她,同时跨上前一步,将她挡在了自己身后,“病人的治疗时间是视具体情况而定的,每个病人都是如此,这位先生如果不适应,可以换一家医院。”
  他看向琳达:“把这位先生的病历调出来给他。”
  说完他转身就走。
  病人瞪着李维凯的身影无可奈何,忽地将愤怒的目光转到冯璐璐身上,“我打死你这个祸害!”
  音未落拳已至,眼看冯璐璐躲无可躲。
  李维凯已往前走了几步,也来不及拉开冯璐璐了。
  说时迟那时快,似乎从天而降一只大掌,紧紧握住了病人挥出的拳头。
  时间在此刻静了一秒。
  冯璐璐看清来人,眼里满溢惊喜:“高寒!”
  病人的拳头打不出去又抽不回来,不由恼羞成怒,“你是什么人,要你多管闲事!”
  高寒淡淡挑眉:“在医院闹事,简称什么,你知道吗?如果院方报警,不是调解那么简单。”
  病人愣了愣,脸色明显怂下来:“那……那会怎么样?”
  高寒凑近病人,小声说了几个字。
  病人顿时面如土色,收了拳头快步离去了。
  “你的病历……”琳达匆匆走来。
  病人非但没有停步,溜得更快了,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。
  李维凯冲高寒挑眉:“你跟他说了什么?”
  “一点普法知识而已。”高寒淡声道。
  冯璐璐已将高寒上上下下的打量,确定他完好无缺没有受伤,她抑制不住开心的迎上来:“高寒,你是来接我的吗?”
  高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眼神复杂无法形容,然而,他却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。
  冯璐璐立即跟上了他。
  李维凯看着两人的身影,不由黯然出神。
  “李医生,他就是可以治疗冯小姐的药?”琳达忽然问。
  李维凯回过神来,俊脸立即冷下:“他是冯小姐生病的原因,有他在,她的病永远也不会好。”
  说完,他冷着脸回办公室了。
  又丢来一句:“明天的预约全部取消。”
  琳达眨眨眼,高寒是冯小姐的病,冯小姐是李维凯的病,现在李维凯又成了她的病……病病相害何时了。
  冯璐璐跟着高寒到了停车场。
  她渐渐察觉到不对劲,脸上高兴的神色已经荡然无存,连脚步也慢了下来。
  她没靠近他的车,而是在几米开外默默看着。
  只见高寒打开后备箱,拿下了一个行李箱。
  这是她当初带到别墅里的行李箱。
  “你的东西全都在里面了。”他说。
  冯璐璐忍不住眼眶一红,“高寒……”
  
  

snaptime:2020-09-24 05:38:16  .exectime:0.1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