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从商二十年》全文阅读

作者:井神  从商二十年最新章节  从商二十年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从商二十年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深藏不露(20-08-05)     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民间高手(20-08-05)     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有些单纯(20-08-05)     

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有病

台长办公室,电视上掌声雷动,但台长一点都不激动,拿起手机给徐导打电话。
  “那个什么钢铁侠怎样了?”
  “没事没事,放羊倌出手不重,他都没晕!”
  “稍后看看收视率,赶紧停了这个节目,他么的太吓人了!”
  徐导听到了嘟嘟声,长叹一口气,看着镜头前激动的司徒登和谷杨,喃喃道:“这可咋办啊?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……
  张小白确实没在现场,在宾馆里看着电视也看着电脑。
  武林大会在直播,竞技大赛也在直播。
  不能只顾一头。
  与武林大赛相比,电子竞技稍显逊色,这第一天没有什么厉害的出场,但打的却很激烈。
  如同小宝所说,现在各区空前团结,网络中都是为各自区助威呐喊的。
  比赛一结束,刘云的电话突然打过来。
  张小白接听,笑道:“刘大哥!”
  电话那头的刘云笑道:“你这个游戏弄得可以啊!收视率竟然还不错,反响也还成!”
  可以,还成,这等字眼不算太好,但分什么人讲。
  刘云这么个大人物说出来,那就着实不错了!
  张小白说道:“还是刘哥给力,前期宣传的好!”
  刘云说道:“少拍马屁了,武林大会我也看了,一哥真的好身手!”
  这次可不是“可以,还成”等词语,直接赞叹。
  张小白笑问道:“跟刘大哥的保镖比起来,一哥如何?”
  刘云笑道:“我保镖刚才说了,他不是一哥的对手!”
  张小白笑道:“那你这个保镖还算诚实!”
  刘云骂了句滚蛋便挂了电话。
  紧接着程风的电话也到了,给一哥庆祝,吃个夜宵。
  ……
  ……
  十一点多钟,在燕京的朋友都到场了,夜宵着实丰盛了些,烤串!
  张小白问向司徒登,“徐导怎么没来?”
  司徒登啃着一个大腰子,吃的满嘴流油,含糊道:“他说有事!”
  吃完之后,司徒登擦了擦嘴巴,说道:“我感觉徐导有点反常!”
  张小白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 司徒登说道:“脸色巨难看,感觉吃了屎似的!”
  众人露出嫌弃之色。
  谷杨没好气道:“你还让不让我们吃了?”
  张小白皱眉想了想,说道:“按说这第一天节目应该很成功,他为什么这样?”
  谷杨喝了一口啤酒,又来了个大腰子,“谁他娘的知道呢?”
  如果让粉丝们见到这一幕,司徒登那风流倜傥的形象完全毁喽!
  明星,闪光灯戴着面具做别跟人的偶像,回到生活中摘下面具,就是一俗人。
  也会吃喝拉撒睡!
  众人举杯,一起敬牛一,表示了祝贺。
  但没有太激动,这才只是第一仗而已,必然会获胜。
  司徒登笑道:“一哥,那人没事吧?”
  牛一说道:“没事,我收着手呢,都不用去医院!”
  谷杨赞叹道:“一哥啊,说实话我都没看清你是怎么出的招,那个钢铁侠功夫其实不赖啊!”
  司徒登撇撇嘴,说道:“没看清回去看看回放,什么钢铁侠?就是一嘴炮!”
  牛二解释道:“在绝对速度和力量面前,别的都成不了威胁!”
  说到底,牛一的速度和力量是段浪遥不可及的,就如同大人打个孩子,怎么打都成。
  桌上手机短信声忽然响起,司徒登看了一眼,微微挑眉,“他什么意思?”
  张小白问道:“谁?什么事?”
  司徒登说道:“徐导发来的,只有一句话,司徒兄,收视率很不理想啊!”
  之前谈过武林大会收视率的问题,司徒登跟徐导说过,这前两期大概率不会好,本来之前就有这种类型的节目,即便有自己和谷杨加盟,观众也不一定买账,他们只是习惯心里,觉得节目不好看。
  不过随着节目进行,看到武林大会跟其他节目的不同之处,口口相传才会好起来,但这得需要一个过程。
  既然是谈好的事情,徐导为何大半夜发了这么一条信息?
  张小白说道:“给他回个信息,问什么意思,不用跟丫客气,我他娘的出了赞助费的!”
  张小白着实有些生气,感觉这个徐导很不靠谱。
  司徒登回信息,果然没客气。
  “你丫什么意思?”
  众人大笑,司徒登双手一摊,“小白说不跟丫客气的。”
  继续吃饭喝酒,过了好一阵才收到回信。
  “没事没事!我就说说而已,司徒兄不要多想!”
  司徒登又回了一条信息,“你丫有病!”
  这次徐导没有回信息。
  谷杨皱眉道:“不对,徐导心思很缜密,而且咱们这第一晚打的很好,他没必要发这样的信息,所以肯定有事。”
  司徒登问道:“能有什么事?”
  谷杨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联系他吃屎一般的表情,有可能受到什么压力了,特意提收视率的事情,有可能……”
  张小白问道:“有可能什么?”
  谷杨继续说道:“这个节目有可能被拿下!”
  张小白怒道:“不可能吧?咱们出那么多赞助费,电视台说拿下就拿下?一点信誉都不讲了?”
  众人沉默了一会后,司徒登缓缓开口,“有可能!电视台中途撤掉节目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,或是因为收视率,或是因为等原因。”
  谷杨一拍桌子,怒道:“明白了!这里不是徐导的事,是那个妻管严的事,他胆子一向很小,这种节目播出怕影响到他!”
  司徒登解释了一下,妻管严就是电视台的台长,徐导的顶头上司,也只有他能给徐导压力。
  随后司徒登点点头,说道:“谷兄说的还真有可能,先拿收视率说事,然后再用上头说事,这个节目真可能被拿下!”
  程是非冷笑道:“费了这么大劲,不可能让他们拿下节目,他不是怕媳妇儿吗?就不怕我程是非?”
  张小白说道:“程师傅,不必着急,现在只是大家的猜测而已,看看事态怎么发展,咱再做决定!”
  谷杨和司徒登对电视台相当了解,通过一条短信便推测出他们的用途。
  突然猜对了!
  徐导夜不能寐,尤其收到司徒登那不善的短信之后,更睡不着觉了。
  一边是大明星,一边是台长,这个稀泥该怎么和呢?
  

snaptime:2020-08-05 21:23:06  .exectime:0.0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