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就是超级警察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李氏唐朝  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 我就是超级警察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1245体育彩票(21-02-19)      闲言碎语(21-02-19)      1244我爸差点把自己给饿死(21-02-19)     

1202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


  超市老板也是个怂货?
  这波操作让大家着实有些看不懂。
  原本感觉是一场复仇记,结果弄半天两人都是怂货?
  按照周玲的说法,丈夫不敢动老板,是因为打不过。
  但超市老板看见自己喜欢的周玲被折磨,竟然选择做缩头乌龟。
  这看上去很难让人理解,这还是说要一起抛弃各自家庭生活而在一起的苦命鸳鸯吗?
  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后,又问:“所以你们老板也没有任何表示?”
  “没有。”周玲有些失望的摇摇脑袋,继续说道:“他这几天,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敢接,生怕张温这个怂货找上门。”
  “我还真是看走眼了,之前说的那些情比金坚,嘴上功夫那真是天花乱坠,可一到关键时刻就怂了。”
  “电话也不接,短信也不回,甚至好些好些天没来超市,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,你说我找的这都是些什么人?”
  听周玲如此一说,卢薇薇差点没笑出声。
  心说果然有钱男人容易让女人智商为零。
  这种骗人的话也能信?
  如果按照正常逻辑,老板要是净身出户,那岂不是另一个故事?
  可顾晨想到的却是超市老板几天没在店里,且没有跟周玲保持联系。
  可见这老板的行踪成迷。
  于是顾晨又问:“所以你确实不知道这几天老板在哪对吗?”
  周玲默默点头:“没错,从我搬到员工宿舍楼之后,发短信告诉他我离家出走后,他只是让我好好休息一些时日,暂时不用上班。”
  “再然后,就跟凭空消失一样,没有再出现过了,找人也找不到。”
  “那有谁可以找到他的行踪吗?”顾晨又问。
  周玲短暂犹豫了几秒,说道:“好像店里的人应该知道吧,要不就是他爱人。”
  “店员刚才已经跟我们说过,说可能是去进货了。”一旁的卢薇薇补充道。
  周玲摆摆手:“不可能,超市里的进货规律,我最清楚,前几天才刚进的货,怎么可能又进货?我看老板就是在躲我,还有张温,说到底就是怂。”
  “躲起来了?”王警官眉头一挑,双手交叉抱胸道:“这就有点难办了,那就是说,超市里的员工们都不知道你们老板在哪,那唯一知道他在哪的,应该是他爱人吧?也就是你们老板娘?”
  见王警官盯住自己,周玲显得有些尴尬,于是接话道:“老板娘或许知道吧,你们要是想知道老板在哪,那你们直接问她好了。”
  “联系电话呢?”顾晨说。
  周玲将手机掏出,从通讯录中找到老板娘电话号码,亮在顾晨面前道:“这就是她的手机号码,你们要找她的话,自己打电话,反正我跟她已经翻脸了。”
  顾晨将号码输入手机,这才拨通了老板娘电话。
  没过多久,一个冷冷的声音回复道:“喂?你哪位?”
  “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,请问你是恒星超市的老板娘对吗?”顾晨问。
  女子犹豫了几秒,这才回道:“没错,你找我有事?”
  “张温死了,这事你知道吗?”顾晨说。
  “什么?”闻言顾晨说辞,电话那头的女人忽然惊了一声,可很快又平复下心情,问道:“所以,张温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跟他又不熟。”
  “不熟的话,你怎么会想到去主动找他呢?”见女子不愿参与这件事情,顾晨也是调侃着说。
  毕竟当初将自己丈夫与周玲之间的那点破事,告知给张温的人就是她,可见这女人还是有些心机的。
  也是听顾晨这么一说,女子顿时有些后怕。
  毕竟打电话联系自己的是警察,可见自己摊上事了。
  如果不主动配合,估计后边有自己好受的。
  思考了几秒后,女子问道:“你们现在在哪?”
  “就在你的超市门口。”顾晨说。
  “那你们等我一下,我马上过来。”话音落下,女子直接挂断电话。
  在车上,也同样听到女子说辞的周玲,顿时显得有些不悦道:“为什么叫她过来?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她。”
  “自从那次她偷偷跑到我家,跟我丈夫揭发我跟老板的事情后,我们两个就再没什么话好说的。”
  “待会儿你可要选择回避,但是人我一定要找过来。”顾晨当然清楚两人目前的状态。
  就是让两人站在一起,没打架就算不错的。
  顾晨不奢望两人能够冷静对话,但只是希望能从老板娘口中找到老板的行踪。
  毕竟从张温尸体上找到的那小半截胶带,的确来自于恒星超市。
  所以这样一来,恒星超市肯定跟张温的死脱不了干系。
  而此刻消失的超市老板,无疑是最佳嫌疑人。
  顾晨与大家在车上等了将近十六分钟,只见远处一辆红色奥迪车正缓缓驶来,在警车后头停了下来。
  很快,一名穿着名牌的胖女子从车上下来,直接往警车方向走过来。
  顾晨通过后视镜,将这一切看在眼里。
  于是主动推开车门,走上前与女子交涉。
  “你是恒星超市的老板娘?”顾晨问她。
  女子默默点头:“没错,你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顾队长?”
  “没错。”顾晨也是点头承认。
  女子有些迟疑,问顾晨:“我看你年纪轻轻的,没想到已经是刑侦队队长了?”
  “我顾师弟还是芙蓉分局的明星警察。”就在两人交谈之际,卢薇薇不知从何处走上前。
  见女子呆呆的看向自己,卢薇薇直接伸手道:“你好,我是卢薇薇,刑侦三组副组长。”
  “你……你好。”胖女子默默点头。
  随后卢薇薇直接指向了王警官和袁莎莎:“这是老王,这是袁莎莎。”
  “你好。”
  “你们好。”
  大家按照礼仪,相互问好。
  顾晨这才将执法记录仪打开,掏出笔录本问她:“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你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?”
  “我叫高雪晴,身份证号码是……”
  按照顾晨的意思,高雪晴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告知给他。
  顾晨记录完整后,又问:“你丈夫跟周玲之间的关系,是你告诉周玲的丈夫张温对吗?”
  “没错。”高雪晴并不否认。
  顾晨又道:“那你知道你丈夫这些天去了哪里吗?尤其是今天。”
  高雪晴迟疑了片刻,忽然摇了摇头:“不清楚,他已经快一个星期没见到人了。”
  “一个星期没见到人?”卢薇薇有些惊愕,忙问高雪晴:“那你们不是住一起吗?怎么你连你丈夫的行踪都不清楚?”
  “我要是知道我丈夫的行踪,也就不会让他跟那个小贱人混在一起了。”似乎是戳到高雪晴的痛点了,高雪晴脸色一怔,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。
  顾晨继续问她:“那你丈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联系的?”
  “嗯。”高雪晴沉思片刻,说道:“也快一星期了,自从那次我去周玲丈夫张温家,将他跟周玲之间的糗事坦白告诉张温后,我老公跟我吵了一架,最后直接带了些衣服就离开了。”
  “后面我打电话给他,甚至发短信给他,他就没有回复过。”
  深呼一口气,高雪晴也是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,这才又道:“反正从此之后,就跟消失了一样,把我给气的。”
  说道这里,高雪晴忽然看见了警车里的周玲,整个人忽然一怔,也是指着周玲方向道:“就是这个臭女人,我好心培养他当店长,她却勾yin我老公,这个恩将仇报的坏女人。”
  “而且我还听说,我老公让她住进员工宿舍,她这种人,怎么就死皮赖脸的一直粘着我丈夫呢?过自己的小日子不行吗?”
  “你消消气。”见高雪晴此刻满脸怒意,难以平复下心情,顾晨也是安慰她几句,又问:
  “那你觉得你丈夫,平时会去哪些地方?”
  “哪些地方?”高雪晴迟疑了几秒,却是摇了摇头道:“这个我真不清楚,谁知道又在那个地方养小三呢?人一旦花心起来,真的是没救了。”
  见高雪晴也很难知道老板的下落,这让调查工作忽然陷入到僵局。
  顾晨思考一番后,又问:“那你老公平时就没什么兴趣爱好吗?”
  “兴趣爱好?”听顾晨这么一说,高雪晴仔细回想之后,这才又道:“倒是有,反正都是烧钱的玩意,他喜欢户外越野,他可是资深的户外运动爱好者。”
  “除此之外呢?”顾晨记录的同时,又问。
  “另外……好像并没有。”高雪晴说。
  王警官继续补充:“就比如喝酒唱歌之类的?”
  “没有。”高雪晴摇头。
  “那就是单纯的喜欢户外运动?”顾晨问。
  高雪晴继续点头:“差不多吧,他只喜欢户外运动,尤其喜欢户外越野。”
  “当初之所以爱上这个项目,也是因为生意上的伙伴,很多都有户外运动的经验,也经常会买各种稀奇精贵的装备来。”
  “总之这些装备算下来,林林总总有20多万的样子。”
  “20多万?”听闻这个数字,卢薇薇有些不敢信心,于是忙问高雪晴:“所以这些人的装备都有啥?弄得这么高大上。”
  “就各种电子装备啊,户外防护装备啊之类的,毕竟越野户外爱好者,他们的装备向来可以不管价格,什么贵买什么。”
  “所以每次我老公跟这些人待在一起,总感觉很社会的样子,东西什么都要用最好最贵的。”
  “有时候我吐槽几句,丈夫还跟我急,说人家都是用这种,他不用会很没面子。”
  “所以,户外运动达人,我可以这么称呼他吗?”顾晨问。
  高雪晴默默点头:“当然可以,而且他还参加过不少赛事,而且还都拿过大奖。”
  “或许这是一条突破口。”顾晨将老板的这些特殊属性记录在案,于是又问:“所以,如果按照一个妻子的角度来看,你丈夫这段时间忽然消失,会不会去参加某项越野赛呢?”
  顾晨这一问,倒是将高雪晴给问住了。
  高雪晴挠挠后脑,也是仔细思索一番后,这才啊道:“你不说我道差点忘记了。”
  “没错,最近我们江南市的确要举办一个越野赛事,之前好像听他提醒过。”
  “而且这个赛事,也是江南市第一次作为东道主举办,所以比赛地点在山峰比较多的六合镇。”
  “六合镇?那岂不是就在这里吗?”卢薇薇闻言,也是一脸惊骇。
  高雪晴默默点头:“或许是吧,可能是他故意躲我,害怕被张温找上门。”
  “毕竟,张温可是放出话的,要对他跟周玲展开报复。”
  “可报复究竟是什么?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。”
  “所以我老公有些害怕,时常跟我说,他什么都不怕,可唯独害这光脚不怕穿鞋的。”
  “如果张温真要过来,可能连超市都得遭殃,所以他选择消失,我能理解,但具体在哪?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。”
  “那江南市的越野赛事,具体举办地点在哪里?”顾晨收集到这条重要线索后,忽然又问。
  高雪晴直接道:“你们看见那座后山了吗?”
  众人点头:“看见了。”
  “在那山之巅,就是他们比赛的最终起点,选手们需要穿过大片国家森林公园,攀爬越野几座大山,按照规定好的路线走,谁能第一个找到终点,那么他就是冠军。”
  “还有这种赛事?”顾晨起先也有些迟疑,可现在一想,感觉人家说的有道理。
  有钱人玩出各种新花样,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到的。
  可既然知道了赛事,作为江南市的户外运动爱好者,老板或许根本就不会错过。
  见顾晨不停打听着自己丈夫的下落,高雪晴也有些迟疑道:“所以你们怀疑我丈夫?”
  “没错。”原本顾晨不想说,可既然高雪晴已经明说,那自己再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根本不科学。
  所以顾晨选择将老板定性为案件嫌疑人后,高雪晴整个人脸都黑了。
  于是赶紧问顾晨:“你们该不会怀疑,这个张温是他杀的吧?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  ……
  

snaptime:2021-03-07 20:17:13  .exectime:0.0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