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间苦》全文阅读

作者:甲六一  人间苦最新章节  人间苦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人间苦最新章节第1299章 果然是孽缘(20-10-28)      第1298章 洗手液和口罩(20-10-28)      第1297章 若水一零八(20-10-28)     

第1280章 我要试吧试吧

肖炎耀虽然面子上有点难堪,但是理智还在,并没有冲动。wap.
  已经过百万了,继续下去也不是,不行。
  就是看要付出多大代价了。
  跟家里要这个钱,肯定没戏。
  自己的积蓄,还都在股票上套着。
  临时借钱,自己也张不开嘴。
  而且后妈对自己的经济状况盯得很紧,不能露出破绽。
  正在为难之际,吴逅仁率先用眼神表态了。
  “肖哥,你拿主意,要是真决定硬怼,我卖车也支持你。”
  无声的告白,让肖炎耀很是感动。
  只是,吴逅仁都这么惨了,自己忍心吗?
  “算了,逅仁,做大事,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  “可是,这小婊砸,啪啪打你脸,我看不过去了。”
  “哎,大丈夫,能屈能伸,怎可”
  一只小白手,抓着一个小乌龟壳,突然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交汇处,打断了好兄弟的眼神交流。
  “不是,你俩就别含情脉脉了,有啥话直接说不行吗?
  学校就传你俩有事,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。
  真怕你倆情到深处,再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,太辣眼睛了。”
  说话的是一直沉默的长发姑娘。
  她也是唯一没有穿赛车服的人。
  一身中式棉袄,裁剪的很是得体,让她穿出了时尚得味道。
  长长的黑发,肤色很白,五官还算周正,中等偏上。
  只是,人中右侧有颗黑痣,给平凡的长相增加了很多别样的风采,辨识度很高。
  地主婆,媒婆的既视感,很是强烈。
  “熊海梓,你别闹”
  肖炎耀懊恼的一皱眉,把恶言恶语咽了回去,毕竟眼前这个熊海梓和陆伊典相比,在他心中还是有很大的区别。看.毛.线.中.文.网
  熊海梓,她老爹在省城也是做地产的,金通地产不大不小,算是比较成功,也就那么回事,不算稀奇。
  但是,她爷爷可就不一般了。
  那是风水大师熊初墨,名满东北。
  在有钱人的圈子,对于灵异圈的事情,一直保持着崇高的敬意。
  越有钱,越信。
  越信,越有钱。
  据说,吴逅仁老爹,当初开发翡翠花园的时候,就花重金请了熊初墨老爷子来看风水。
  人家熊初墨不是很看好那块地,给了决断,入手大凶。
  只是由于一些因素,吴逅仁他老爹没有办法换地方,结果后来还真的不顺当,最终入狱收尾。
  这件事,在不大的圈子里,传得神乎其神,所以肖炎耀在面对熊海梓的时候,在心理上就保持着敬畏。
  熊海梓摇晃了一下手中的乌龟壳,无所谓的一笑。
  “谁闹了?
  你们都过完瘾了,是不是该到我了。
  否则这一趟,我算是白来了。
  再说,我爷爷最爱吃鱼了,尤其是头鱼。
  去年查查湖的头鱼,最后就送到了我爷爷的锅里。
  我今天赶上了,咋能错过呢。”
  对伙伴说完,熊海梓朝着蔡根挥挥手,笑着喊。
  “共享子女的保安大叔,你不要怂哦。”
  虽然是在笑,态度也很好,但是挑战之意明显,让蔡根一愣。
  难道,佟爱家都出到一百万了,自己这个新闻头条还不稳吗?
  这几个富二代,这么有闲心吗?
  是的,他们就是这样有闲心。
  挑逗完蔡根,熊海梓一举龟甲。
  “盛世地产,一百五十万。”
  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老话,别拿你的年薪挑战我的零花钱。
  眼前已经不是年薪了,把纳启卖了也就这些钱吧。
  蔡根觉得有点笑不出来了,贫穷真的限制了他的想象力。
  一下子涨了五十万?
  蔡根心疼的不是钱,而是自己的头条啊。
  幸福就这样突然的来了,没有打招呼。
  然后,幸福就那样突然的走了,也没有打招呼。
  幸福与不幸转瞬之间,蔡根有点不甘心了。
  刚才感染陆伊典的情绪,出现在蔡根的脸上。
  满眼通红的看向了佟爱家。
  我想要上新闻。
  我想要上头条。
  我想要做推广。
  欲望一个瞬间,冲破了蔡根的理智。
  平常心也被大喜大悲给摧毁了,心态也跟着有点要崩了。
  那就是不可能当皇帝,突然有了可能,于是对王位产生了无限的遐想,最后发现只是瞎想后的疯狂。
  佟爱家是经历过风雨的老人,看到蔡根的状态,哪里不明白他心中所想。
  只是,他觉得,蔡根不应该这样想,对于心智有损。
  不怪那个小孙总是提醒蔡根,涉世未深,经验不足,心智不稳,需要提炼,果然有道理。
  反过来一想也对,人性如此,蔡根已经算是做得不错了。
  即使自己在财力上没有问题,但是为了让蔡根冷静下来,佟爱家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  表示自己不会再跟了,此事作罢。
  得到佟爱家否定的回答,蔡根从失望,到落寞,最后开始愤怒。
  真想一冲动,不管不顾了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谁也不能阻挡自己上头条。
  感觉到蔡根的状态不对,苍蝇最先看了出来。
  “老根,你咋地了?
  脑抽了啊?
  还真想试吧试吧啊?”
  蔡根扭头瞪向苍蝇,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斗志。
  你瞧不起谁啊?
  难道平时我守着那个小破店,就不能有点脾气吗?
  “我凭啥,不能试吧试吧呢?
  孙子,你给我说道说道,凭啥我就不能试吧试吧?”
  毫不怀疑,下面苍蝇说一句不顺蔡根的话,肯定挨揍。
  但是,一百五十万,咋就能试吧呢?
  苍蝇求助的看向了圆圆。
  “你老爷们儿,上头了,赶紧劝劝吧。
  可别冲动啊,本来就是偏得小情调,咋还当真了呢?”
  连苍蝇都看出来了,圆圆咋能看不出来呢?
  没有着急否定,也没有劝解,而是异样的声调,开始了她的独门刨根法。
  对,刨蔡根大法。
  “整,老公,我支持你,必须跟她整。”
  身边人听到圆圆说的话,都是一愣。
  让你劝劝蔡根不要冲动,你咋还往上拱火呢?
  这夫妻俩感情这么好吗?
  平时看蔡根唯唯诺诺,在家里地位这么高吗?
  这难道就是真人不露相吗?
  蔡根听到老婆的支持,先是一阵高兴。
  但是瞬间感觉到哪里不对。
  内容没问题,语气有点异样。
  这话说的,不符合圆圆平时的风格呢?
  

snaptime:2020-10-29 10:36:03  .exectime:0.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