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暮色传说》全文阅读

作者:翱空鹰  暮色传说最新章节  暮色传说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暮色传说最新章节二百三十二章族群(17-11-22)      二百三十一章老友的女儿(17-11-22)      二百三十章残缺的记忆(17-11-22)     

二百二十四章母亲的会谈


韩尉雪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面,从打开的盒子里面拿出了手枪,这也是他的备枪,也是正好应对这不时之需,他扭头对着母亲说道:“我得跟一个巫女见面。”他按好了弹夹,把手枪收了进去。
“下毒害李雅灵的那个女人的母亲吗?”母亲很容易就猜到了。
“她还试图杀掉伯伯,我觉得她知道她女儿给李雅灵下了什么药。”韩尉雪把盒子盖好,然后又放回了柜子里面,然后拿上了钥匙准备出门。
“我有个更好的主意。”母亲叫住了急冲冲的韩尉雪。
“让我用私人的身份跟她好好谈谈,母亲之间的对话。”
韩尉雪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给自己出面,他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好。”
“但是小心一点,有两个国安局得人正监视着这里。”韩尉雪提醒道。
“停在街道东侧的SUV嘛,所以我才离窗户远远的。”母亲很淡然的对着韩尉雪说道,韩尉雪笑了起来。
“我先走,他们会跟踪我。”韩尉雪走出了房子,然后假装的左右看了看便上了车,国安局的人果然不出所料,马上就发动了汽车,远远的跟在了韩尉雪的后面。
韩尉雪来到了警局,王磊在看着电脑,他看到韩尉雪便说道:“这个杀手跟个幽灵似的。”
“怎么了?对照指纹查不出他的身份?”韩尉雪走到了他的边上,撑在桌子上问道。
“不是,而是这些指纹与至少十余起谋杀案有关,这家伙业务挺繁忙的嘛。”王磊指着屏幕上面的信息说道。
“现在不了。”韩尉雪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面。
在雷利的办公室里面,电脑上面开着一个网页,网页上面是关于韩尉雪父母的那条车祸的新闻,他看了看外面,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。
他看了看号码,接通了电话。
“时候差不多了。”雷利说道。
“要是你能过来拿一下就更好了,我拿到你的办公室似乎有点不合适。”吴红也就是吴佳雨的母亲,她一只手拿着电话,另外一只手拿着一个木勺子,在碗里面不停的搅拌着。
“我一会就到。”她挂掉了电话,继续在火炉子上面熬制着自己的药。
韩尉雪坐在电脑面前工作着,这时,那两个国安局的人大步的走了进来,看上去很社会的样子,引来了其他同事的观看。
“韩尉雪。”领头的说道,他们直接走到了韩尉雪的身后。
“我们现在要逮捕你。”
“什么?”韩尉雪站了起来,难道对方找到了什么证据了吗?自己根本好像也就没有留下什么证据。
“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。”对方似乎不给韩尉雪一点解释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雷利走出来询问道。
“我们有理由相信韩尉雪警探与两名国安局人员的死有关。”
“你们在开玩笑吧?”旁边的王磊插嘴说道。
“我们倒不是不想给你戴手铐。”领头的说道。
“真贴心。”
“真高兴看到你的配枪了。”另外一人看到了韩尉雪腰间的枪,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证物袋,打开了袋子说道:“劳驾。”韩尉雪自觉的把枪放了进去。
“住手,这实在不能容忍。”雷利想要阻止对方。
“私藏证据也同样如此。”对方没有想给雷利一点面前,他直接就转身走了,另外一人一只手抓住韩尉雪的胳膊,给带走了。
王磊有点不爽的看着两人,跟着走了几步,然后回头看着雷利。
“跟上他。”雷利对王磊说道。
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王磊马上就跟了出去。
雷利趁着这个机会,马上就赶到了吴红的家,他急促的敲着门,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。吴红打开了门,就看见了雷利的一张大白脸。
“看起来某人今天过的不顺嘛。”她调侃的说道。
“在哪里?”雷利懒得跟她废话,直接走进了房子里。
就在这儿。她拿起了桌子上面一大罐白色的液体,看上去有点黏糊的感觉,然后递到了雷利的手中,雷利看了看手中的东西,有点不懂的问道:“我要怎么把这个给她?”
“不必给她,这不是给她的,是给你的。”
给自己的?雷利有点搞不明白了,又不是自己被下毒了。
“什么意思?”
“这是个净化的步骤,唤醒她的那个人得有一颗纯洁的心,这年头找到这种人不容易了,所以只好用化学办法操作。”她看了看雷利手中的瓶子继续说道:“你的心越纯洁,这过程就越轻松。”
吴红在说话的时候,雷利一直在观察瓶子里面的东西,他左右晃动着,好像发现里面有些什么东西“这些肿块是什么?”
“你还是别知道的好,鉴于你不是人类,你可能多得花点时间,亲爱的。”她看着雷利笑着说道。
雷利现在哪里管的上要多花多少的时间啊,只要能把李雅灵给唤醒就行了,他直接转身离开的房子,吴红站在那里没有动,看着雷利的背影喃喃地说道:“多花不少的时间。”
雷利拿着白色的瓶子里面了房子,然后坐上车子直接走人了,他却不知道在街对面一个人正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雷利走了之后,吴红在厨房里面清理着刚刚做东西剩下的东西,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,很就被她给发现了,她马上就变成了丑陋的样子,韩尉雪的母亲从旁边走了出来,看着她笑了笑说道:“这么说你是吴佳雨的母亲?”
吴红马上变了回去,有点惊讶的说道:“天哪,又是一个刘家的人,你想要什么?”
“我也是个母亲,李雅灵究竟怎么了?”她一步一步的向吴红走近,吴红可能也是感觉到了压力,身体不自觉的后退着。
“你是他的母亲?”她有点小小的惊讶。
“我现在可是护子心切。”她继续向前走着,逼着吴红不断的后退。
“是我女儿干的,不是我。”吴红摊了摊手说道。
“但你可以摆平。”
“与我无关,她做的全与我无关。”
“你是她的母亲,她会的一切都是从你这里学的。”母亲的步伐是那么的稳重,却给对方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

snaptime:2018-10-19 00:06:08  .exectime:0.003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