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盛世第一娇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漫漫步归  盛世第一娇最新章节  盛世第一娇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盛世第一娇最新章节第469章崩坏(18-08-09)      第468章全面开花(18-08-09)      第467章二营长,打的好(18-08-09)     

第320章家督与天皇


“我家家督当然是勇猛无匹,当时大阪三之阵上,家督大人身着紫金南蛮胴,头戴马兰后立付兜,手持朱枪,横刀立马于阵前,大吼,丰臣殿在此,谁让敢一骑讨……”
“住口!”
津野亲代才刚说到兴头上,一张老脸兴奋的通红,甚至手还比划了起来,可话还没说完,一声娇呵差不点没把他噎死,小天皇是俏面含煞,恼火的指着他训斥道。
“丰臣家如此没有家规吗?朕与丰臣家主说话,汝等家臣乱插何言?”
“你们下去!”
还真是被骂的狗血喷头,俩人左右为难起来,这要是不退,丰臣家规矩在天皇面前荡然无存,可是退了,万一小家主又说出什么有失丰臣家体面的话,丰臣家还是威严尽失。
犹豫了足足两三秒,津野亲代只能是打了个禁声的手势,乞求的张望了丰臣国松丸一眼,旋即扯着长陆信雄退了下去。
不过他俩也没退走多远,就在院门口门廊,而且居然伸手招来了个伺候的耳助忍者,竭力的张开耳朵听着。
就剩下自己了,和传说中神的后代单独待在一起,国松丸的脸更是紧张的通红,憋了好半天,这才艰难的吭哧出一句来。
“臣下……,我,……我没有出阵,整场仗都是,都是毛将军,袁先生他们打的,毛将军手下的五个胡子大将带着骑兵直闯德川家光本阵,把,把他们打跑了的……”
难堪的脑袋差不点没塞进衣里,国松丸是低着头,谁知道对面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,明正是毫不在意的挥了挥小手。
“不用解释了,我早就知道!”
“陛下?”
小丰臣家主的脑袋似乎又有点转不过来了,小天皇却是厌恶的赶苍蝇那样摆了摆小手。
“看那姓毛的在朕的御宴上那嚣张跋扈的模样,朕就能看得出来,不遵于自己的位置,野心勃勃,以下克上,天下的是是非非都是他这样人搞出来的,朕就是看不惯这儿还天天有两个狗腿子跟着!”
礼教使人意志屈服,然而却不能泯灭本心,小天皇估计就是如此,从小就生活在幕府的耳目下,此时终于是独处清净下来,明正居然是很没有天皇礼教的歪坐在一边,言语中满满是愤然。
也难怪小天皇不甘,像她这样的女天皇,出生开始一辈子就注定了,仅仅是个过渡品,完成天不可一日无主而已,等她弟弟素鹅宫亲王长大后,再让位给他,然后孤独终老于宫中而已,高高在上的天皇,命运也是如此疾苦。
木讷而惊奇的看着小天皇发唠叨,足足憋了几分钟,这国松丸这才又艰难的憋出了几句话来。
“其实,其实毛将军也没那么坏……”
“这些乱臣贼子,不过如同利用皇室的名义一样,利用你们丰臣家的名义来达成野心,用完之后就像废纸一样扔掉,织田家,你们丰臣家,德川家,一个个丑陋的人说着同样的大话,看着吧,要不了多久,那姓毛的就得废了你!”
还是那么愤愤不平,明正的勺子在茶锅里搅和来,搅和去,就像要撕开谁人的脸那样,国松丸也是木讷的呆愣在一边,时间寂静的就像是凝固住那样。
可历史中,往往就充满了一个个如果,死寂了足足几分钟,当这一天似乎就要在这样的尴尬中仪式那样的渡过,然后被史官草草写上一笔,某月某日,陛下与丰臣家主饮茶,相谈甚欢云云的时候,国松丸不知道从哪儿忽然积累出了可怜的勇气来。
“其实……,其实毛将军他,他还不坏……”
“他怎么不坏了?”
小天皇不屑的请哼差点又把这个木讷少年给憋了回去,还好,那点可怜的勇气索然缩了一下,可还是冒出了头来,丰臣家主还是那么磕磕巴巴的说着。
“小时候,我,我和甲斐巴桑,千代姬躲在王京,我,我长到十多岁,从来没出过门,没见过外人,欧巴桑说,外面有人追杀我们!一但出了门,就没命了!”
“可,可毛将军来了之后,搬到了村子里,终于可以出去了,去种烟草,跟着村里几个伙伴下河摸鱼,还有袁先生教我们读书……”
“下河摸鱼?”
小天皇的声音忽然尖了几度,小脸上满是惊奇,明正好奇的问道。
“鱼不是在田地里种下,然后由农人们收上来,交给皇家的吗?什么叫摸鱼?就是收割吗?还有烟草是什么?”
小天皇明亮的眸子中,国松丸的脑袋似乎都大了几分,声音也变得更加磕巴。
“烟草,烟草是什么,我……,我……,我……也不知道,听村里人说,那是让男人能飘飘欲仙的东西,可,可毛将军重来不抽!偏偏甲斐巴桑抽着个大烟袋,还有鱼,鱼跟猪,牛,羊一样是动物,是生在水里的,需要拿网去捞,捞上来之后抹上洛大叔从镇上来买来,分发下来的海盐放在大铁锅里煮着吃,热腾腾的,特别好吃……”
“让男人飘飘欲仙的,不是女人吗?还有,鱼热着吃不是有毒吗?猪和羊是什么东西?”
小天皇的明眸好奇的睁的更大,刚刚尴尬而不甘的气氛亦是消散的一干二净,只不过看着明正那瓷娃娃一样的小脸,国松丸的头似乎不刚刚更疼了。
“这猪……,就是猪了……”
…………
“大奉行,最近天皇陛下和家督走的很密啊!”
嘴角抽搐,津野亲代把腰弯的低低的,焦虑而急促的不断说着。
“当今天皇毕竟是德川家的侄女,放任她在家督身旁,会不会又什么阴谋?并且家督如今继承太阁之位,当元服,娶亲了,家督与天皇毕竟年少懵懂,长此以往万一……”
“行了!”
毛珏满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:“丰臣摄关不像是幕府将军那样权利来自武家,天皇与太阁亲善,多待在一起不是挺好吗?再说不过两个小孩子在一起,能闹出什么事情?”
目不转睛的看着足足上百个工人在地里埋着烧制的瓦管,最后一根宫中才能用的引泉瓦管埋下时候,下面的工匠猛地摇了摇旗帜,连着几里,旗帜依次跟着摇动了起来,在毛珏目不转睛的注视下,一股子热水缓缓的从瓦管子中喷涌而出,注入了用瓷砖铺底儿的温泉池子里,看着那热气腾腾而且,毛珏终于是舒爽的吐出一股气儿来。
不管是日漫中,还是日剧里艳遇发生地最高,好色仙人的最爱,那种传统印象中日本的代表景色温泉旅馆,算是被他建成了,从岚山,熊琴引下温泉水,这京都西南靠着山一面,将被他建成一大片温泉旅社,餐馆,还有秦楼楚馆,毛珏的脑海中,似乎已经出出现了这样的画面,对面的女露天温泉中,一片欢声笑语,院子墙上的几个窟窿前,来自江南的富豪老爷们口水直流的趴在那儿,老脸上满是变态猥琐的笑容,然后乖乖的把他们的钱包通通给交出来。
等着这儿成为第二个秦淮河,成千上万的明人来这儿掏银子消费,养活了京都诸多世家外带着成千上万的百姓,到时候倭国皇室谁还敢对中原龇牙?不老实?老子不来旅游了!看你如何喝西北风去!
不过在实现这经济控制战略之前,自己得先无道昏君一把!这头工人们已经开始把管子小心翼翼的重新填埋起来,那头估计阿德蕾娜和余乐儿几个也到了,毛珏急不可耐的干脆赶苍蝇那样对着津野亲代挥起了巴掌。
“你去接着盯着就行了,本将心中有数!”
满是悲催被赶出了温泉旅社的后院子,听着里面嘿嘿的笑声,这丰臣家几代的家臣又是悲催的狠狠摇了摇头,刚刚提醒毛珏元服的事儿可不是随口说说,而是提点他,要么您老赶紧娶了千代姬,生个娃过继到国松丸名下,再让家主养老去就行了,要么就赶紧让家主娶亲,毕竟这一代丰臣家男丁就这么一根独苗了,一但他有个闪失,丰臣家上下上百万人口指望谁去?
不过无奈摇头的没等走进自己轿子,街面上,忽然一阵烟尘飚起,紧接着,十几个骑兵风风火火的朝向九条街这头刚建好的温泉旅社杀了过来,看清楚未为首那个穿着长衫,斗篷随风劲舞的威严中年人模样,这津野亲代忽然是乐出了生来,赶紧对着轿夫急促的挥着手。
“抬轿,走!要热闹了!”
果然,轿子还没走出一百多米,院子中,气急败坏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。
“袁先生,你,你,你,你怎么来了?”
“这就是将军所说,与皇室亲善吗?北方尚且有十几万德川家余孽未灭,烽火旦夕可至京都,将军却抽调前线修筑长城之人,在这儿尽情享乐,将军难道没听过夏桀商纣周幽王吗?”
在倭国,能让威名赫赫的毛摄政王吃憋的,只有跑上跑下,兢兢业业经营着丰臣家的袁奉行了,听着那愤怒而毫不留颜面的声音,轿子上,这老家臣津野亲代是禁不住笑出了声来。
两位大佬,赶紧给丰臣家再造个下一代吧!

snaptime:2018-10-18 05:02:32  .exectime:0.070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