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极限通灵》全文阅读

作者:七麒  无极限通灵最新章节  无极限通灵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无极限通灵最新章节二百八十七章无声世界(18-04-29)      二百八十六章近在眼前(18-04-28)      二百八十五章身不由己(18-04-27)     

一百七十章一模一样


老旧的房子总让人觉得有些阴森恐怖,但对王小白他们来说,只要没有陷阱机关,就是个好地方,干脆把三具尸体连带着爬犁放到显眼的石台旁边,又在屋子四周贴了几张黄符,王小白去左右两侧的门查探,大家忙活着做点饭吃,说是做饭吃,不过就是煮点方便面或是啃点压缩饼干,几个人一忙活,屋子里显得不那么沉闷了。
折腾了一天,总算有个能遮风的地方休息,大家显得都很放松,但是观众们却都疯了,因为在另一个直播的画面中,他们看到浪总带领的团队,跟王小白他们进入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石头房子,里面的摆设都一样,巨大的石台,倒挂着的漆黑十字架,连门都一样……
甚王小白在围着石台转的时候,桑格也在围着石台转,就像是两个平行空间,互相谁也感觉不到谁,也就是说,浪总他们同样进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房子里面。
弹幕飞起,“看懵逼了,怎么回事?为什么他们进去的房子一模一样?是两组都在一个房子里面,还是浪总他们进入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房子?”
“深山老林,就算是遗迹,也不可能有两间一模一样的房子吧?有问题,肯定有问题!”
“看啊,无极限通灵大会的选手们进入异度空间了……”
“这么诡异吗?好戏开始了吧?今天直播的有点沉闷了,期待好戏开场!”
“这屋子一定有问题,不过,有问题才好看,请求剧情发展的点……”
观众们在弹幕,选手们却看不见,此地太过偏僻,信号基本没有,手机成了废品,只有两台主要摄像机能连接到卫星上,还是花的大价钱,其它的小摄像机根本连接不上,所以助手们的小摄像机都收了起来,按理说助手在这一期完全多余,但是节目组却像是忘记了这回事,还是允许选手带着助手直播。
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,彼此两组之间并没有联系,除了浪总和李一灵各有一个对讲机,可是李一灵却从来没联系过浪总,相互之间也并不清楚他们进到了一模一样的房子。
王小白推开了屋子右侧的门,里面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小小的空间,类似于储藏室,就这储藏室实在是太小了,里面什么都没有,四四方方的三面墙壁,一扇门……
有机关吧?王小白感觉这扇门下面应该是个地下室,能通往地下,至于机关在那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墙面都摸了个遍也没找到,他不甘心又蹲在地上,使劲敲了敲木头地板,并没有发出空空……的声响,说明地下是个实心的。
王小白用开山刀砍开一块木板,下面是土地……门里实在是没有找到什么奇怪的地方,王小白放弃了继续探索,来到了左边的那扇木门,推开跟右边的一样,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空间,不同的是这个空间里面摆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小木桌,木桌上有张油画……
一张男人的肖像画,半身像,男人是老外,穿着黑色的长袍,胡子整理的不错,脸庞消瘦,眼神阴冷,王小白绕着那小木桌走了两步,右手捏了个五雷决,朝着那木桌和油画比划了两下,突然王小白感觉到那副油画上面有了反应,一种熟悉的反应!
油画上面有残留的法力波动,而且非常熟悉,王小白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,口中念诵咒语:“三天有命,玉帝令章。四圣叮咛,何神敢当。上帝有敕,敕召灵官。斩邪不祥,暂离本位。来赴坛场,统制鬼神,斩诚不祥。天符到处,永断邪殃。救民疾苦,大赐威光。急急如律令。”
灵官手决又朝着油画上弹了弹,砰!的声响,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,油画显现出了真正的面目,就见是一张皱皱巴巴的油画,油画上面的外国男人,面带微笑,眼睛却是阴森和嘲讽,配合着黑色的底色,黑人的半身像无比灵动,似乎就要能脱纸而出,让王小白惊讶的是,在这张油画表面被画了一道禁制,灵官囚邪符,是直接画在油画上的。
最为显眼的是还是油画上面的三个用朱砂写的字,狗日的!油画的右下角,还有一个印章,正是灵官的印章,王小白忍不住惊呼一声:“师父!”
“他是你师父?”身后传来小疯子好奇的声音:“你师父怎么是个老外啊,还长得这么丑,渍渍,怪不得你古古怪怪的,原来你师父是个丑八怪老外……”
小疯子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王小白身后,他实在是耐不住性子看阿兰煮方便面,干脆找王小白,刚过来就看到王小白聚精会神的在跟一副油画较劲,小疯子玩心大起,本来是想偷拍一下王小白的肩膀,吓他一跳,没想到王小白喊了声师父……小疯子忍不住开始搭腔。
古怪的油画上面竟然有王老道留下的痕迹,王小白脑子转了好几个弯,难道师父曾经发现过这里有问题,已经处理过一次了?推断应该是如此,可古怪的是,什么人能把师父留下的封印给遮掩住了,或者说被破解了?
看油画的模样,有年头了,可是肖像上面的颜色却很鲜艳,像是刚画上去不久的,上面的朱砂却显得有些褪色,渐渐淡化,王小白想起在跟王老道学道法的第一个寒假,也就是李晓静家里遇邪的时候,王老道说有点事,那个寒假师父没来找他……
王小白在沉思,小疯子见王小白不搭理他,渍渍道:“你师父不光是外国的,还是个丑八怪,咦,上面的还写着……”
不用猜王小白都知道小疯子后面的话是什么,肯定上面写着狗日的,你师父叫狗日的?这个亏王小白当然不吃,没等他口中放屁,抢过话头道:“去你大爷的!”
“我没大爷!”小疯子张嘴就回,王小白无奈摇摇头,跟个疯子斗的什么嘴?一把抓过油画,去找李一灵和阿兰商量,这期节目王小白很无奈,以往都是找老萨满和马彪商量,三个臭皮匠能顶个诸葛亮,马彪和老萨满又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,可现在,这一组选手只有小疯子和阿兰,还有个李一灵,只能是找他俩……
王小白不知道的是,在他拿起小木桌上的那张油画之际,观众们再次疯了,因为在另一个直播页面,另一个石头房子里,陈德清也在探查左右两扇门,并且他也发现了在小木桌上的油画。
陈德清也在施法,施法完毕后,刚要伸手去那油画,这个时候王小白拿起了油画,而在另一边,陈德清手都伸出去了,油画却突然在他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,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了,陈德清一下子就懵了,站在那有点不知所措,然后反应了过来,口中念诵咒语,伸手就在小屋子里贴一张镇煞的黄符,可小屋子里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那副油画就在陈德清的眼前凭空消失了。
正好是王小白拿起油画的时候,王小白却没有感觉到半点不对劲,这一幕观众们看的很清楚,甚至是激动,亢奋的弹幕飞起,“吓到我了,你们看到了没有,王小白和陈德清看到的是一幅画,可王小白拿起那副画,陈德清眼前的油画就消失了……”
“他俩在一个房间,却是谁也感觉不到谁,太诡异了吧?”
“见过离奇的,没见过这么离奇的,要说一般人也就算了,碰到了鬼打墙什么的,可王王小白和陈德清也遇到了这种事,并且丝毫感觉不到,实在是不可思议……”
“同处一间屋子,彼此不知道,但看到的油画却是一样的,一个人拿起,另外一个人面前的油画就消失,这是什么原理?什么法术?有点绕啊,看懵逼了都!”
“我就说石头房子有古怪,没想到这么古怪,王小白他们也太大意了,真敢在里面待着啊,要是我肯定不往这个坑跳,古怪的石头房子就是坑,太明显了……”
“说的都是屁话,零下四十多度的深山老林,这么冷的天气,尤其是晚上,不找个这样的房子待着,难道要等着冻死?感情你是坐在有暖气的房子里面看直播,站着说话不腰疼,就算是坑,王小白他们就能怕了?”
“哥们,这是拍节目,有坑也得跳,要不然咱们看什么?”
“都别了,好像你们多明白似的,王小白和陈德清还赶不上你了?老实看着就行了,多精彩啊,简直不能更精彩……”
密密麻麻的弹幕中,陈德清还是很懵逼,忍不住扭头喊桑格,桑格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,陈德清沉声道:“桑格,你是密宗法师,能看出这小房间有什么古怪吗?”
桑格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,客气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了?”
“刚才这有一幅画,被封印了起来,我刚把上面的禁制破除了,上面有朱砂写着的三个字,狗日的,等我去拿这幅画的时候,突然就消失不见了……”

snaptime:2018-10-19 00:38:22  .exectime:0.025秒